主页 > 女性生活 > 生态产品收益前景日趋明朗 多地金融机构深度介入林产业
生态产品收益前景日趋明朗 多地金融机构深度介入林产业

  由于生态产品收益的前景日趋明朗,多地金融机构已深度介入林产业,助推生态资源真正实现“资源变资产,资产变资金”。

  “想不到这么快就拿到收益证,更想不到这么快就获得了贷款。”6月29日,江西罗山峰生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罗山峰公司”)法人聂绿云说。

  当日,江西省资溪县举行了生态产品收益权证颁发授信仪式。资溪县委书记吴淑琴向罗山峰公司颁发了全国首本林下经济收益权证。

  罗山峰公司主要从事灵芝等中草药种植、加工。该公司执行董事聂国军称,之前只能拿林地租赁合同作为凭证,公信力不够。现在有了政府颁发的证,经营起来会更加顺畅。

  凭着这张林下经济收益权证,罗山峰公司当日与资溪县农商银行、资溪县泰通担保公司签订了三方授信担保协议,获得了300万元的授信额度,资金将用于扩大灵芝种植。

  资溪县农商董事长熊果然介绍,以往为林下经济经营主体办理贷款授信常常遇到测算难的问题。有了政府颁发的收益权证,能很好地将资产量化,让资源变资产,资产变资金。

  熊果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林下经济收益权”贷款打通了资源向资本、资金转化的最后“一公里”,丰富了农户依林增收途径。持有林下经济收益权证的小微企业、新型农业主体均可提出贷款申请,在对其收益权进行评估,由担保公司提供担保后,就能很快获得贷款,最高额度可达1000万元。

  资溪县金融工作服务中心主任金建华认为,资溪农商发放的林下经济收益权质押贷款,标志着资溪县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取得了实质性进展。

  林业专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要使森林生态系统产生足够的经济收益,以往有4条途径,即生产木材和其他林产品、发展林下经济、开展生态旅游和文化康养(养生、养老、养病),以及以提供生态产品而获得生态补偿。

  但近年来,生态产品收益的渠道越发多样化。林农不仅可以凭借收益权获得贷款,还能通过碳汇获得收益。

  以往,国内林业贷款以小额信贷为主,没有大额融资,成为制约林草高质量发展的一个瓶颈。2020年以来,国家开发银行按照加强国家储备林基地建设、建立国家储备林制度等要求,创新了市场化融资模式,已累计发放7.7亿元中长期贷款支持雄安新区“千年秀林”建设。

  广西森林覆盖率62.5%,具有发展国家储备林得天独厚的优势。国家开发银行采用“短中长周期树种科学搭配”的方式,将速生树种的短期收益与珍稀树种的长期生态、经济效益相结合,在实现财务平衡的同时培育和储备了优质森林资源。

  三明、龙岩等地也推出了“福林贷”和“惠林卡”,解决了分散零星的林权所有者贷款难、担保难、贷款贵,以及金融机构评估难、监管难、处置难等问题,把金融活水引入千家万户,实现了“生态资产能盘活、银行风险能防范、林农个人能得利、森林资源得保护”。

  6月28日,黑龙江省首单林业碳汇标准化线上交易在该省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完成,兴业银行哈尔滨分行在线成功竞买了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开发的15000吨林业碳汇。

  近日,广东省茂名市首单林业碳汇价值综合保险签单落地,这份为海南琼香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电白分公司1529亩林木提供近190万元的风险保障。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林业碳汇是根据树种、树龄、胸径等数据,计算出林木蓄积量和生物量,再根据含碳率换算出碳汇产量。这一保险对林业因自然灾害、火灾或林业有害生物直接造成保险林木流失、掩埋、主干折断、倒伏或死亡的林木损失进行赔偿,在保障林木碳汇价值的同时对林木自身价值进行保险保障。

  据国家林草局官网介绍,《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做好2022年金融支持全面推进乡村振兴重点工作的意见》明确要求,拓宽农业农村绿色发展融资渠道。丰富“三农”绿色金融产品和服务体系,积极满足国土绿化等领域融资需求。探索创新林业经营收益权、公益林补偿收益权和林业碳汇收益权等质押贷款业务。鼓励符合条件的金融机构发行绿色金融债券,支持农业农村绿色发展。